博客网 >

QQ上学弟问我

你怎么会喜欢拜仁

 

从何说起呢

02年世界杯上的德国队

巴拉克孩子般的笑容

足球诡谲莫测的过程和结果

世界杯后对联赛顺理成章的寄托

爱屋及乌的关注

以及之后的日久生情

舍末逐本

 

或者我太懒

以至于死心塌地地守旧

不愿另觅新欢

于是便长情地坚持对拜仁的信仰

 

不过至于最初的原因

现在想来不过是伪球迷时代的花痴和盲从

 

我从不否认自己曾经是伪球迷

虽然现在仍然与专业球迷相去甚远

至今不能从跑动的人群中独立分辨出442433乃至4321

但这并不妨碍我对球对拜仁感情的酝酿

我需要一个契机

而后慢慢培养

哪怕一开始的动机并不纯良

 

一直记得秋雨大叔的一个表述

大意是囚禁是叛逃的理由

但是走得远了

原来的理由渐渐模糊

前一段路便成了后一段路的理由

(天,我又开始想念秋雨大叔的文章了)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

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或者即便开始有目的

也会随着事情的发展失了面目

变成另一番模样

 

比如电影

其实一开始对于那些沉闷深奥不知所云的文艺片

不过怀着一种附庸风雅的好奇

企图用一种姿态掩饰自己的盲目和肤浅

后来看得多了

逐渐学会从那些貌似漫不经心的镜头中看到潜台词

从不知所云的对白中摸索自己的体悟

开始享受这个过程中的期待和惊喜

当然也有失望

 

比如摇滚

开始听摇滚倒真不是为了装文艺小青年

只是流行听多了想换换口味而已

然后听着听着就喜欢上了

虽然中间曾尝试接受重金属和哥特

但是level太高的终究喜欢不起来

久了发现自己其实还是适合Britpop

 

比如红酒

小时候家里每每有别人送的精装

总是end up束之高阁被雪藏

或者开启尝试少量然后放着坏掉

长得有姿色一点的再就是放着成为摆设

新家弄了个吧台

爹娘买回来不过也是附庸风雅

装修得很不专业

被用来像展示柜一样陈列各种花色知名不知名的酒

还要常常擦灰

然后某天一时兴起

找出开瓶器很笨拙地开一瓶干红

拿一个同样用来摆设的高脚杯(杯子里甚至还放着一朵假花)

皱着眉头喝了小半杯

回味过后发现其实也没那么难以下咽

于是找来专业人士的文章学习如何品酒

发现还是很有乐趣的一件事情

无聊的时候自己跟自己玩一玩小情调

虽然还是要很土地承认我其实更愿意喝牛奶

 

比如咖啡

我是易上火体质

以前喝咖啡总是口干舌燥甚至睡觉流口水

于是近而远之

在厦大复习期间跟着阿宝她们去光合黑糖或者漩涡调剂生活

吃西餐喝咖啡

逐渐发现实在是很享受的一件事情

很安静很放松

于是回来在福州满大街找看得顺眼的咖啡馆(实在是少得可怜)

曾几何时泡咖啡馆已经成为自觉不自觉的一种需求

看书上网听音乐或者找个人聊天

懒得出门的下午

放片子的时候会顺手泡一杯(家里仅存的一罐要到期的雀巢速溶金咖啡)

加奶不加糖

喝到冰冰凉

却也自得其乐

 

比如blog

也许作秀并不只是自嘲

一开始的时候大概也是跟风

在众人关注的目光中开始

便觉得有动力甚至有义务定期更新

虽然主要是自说自话

但是为了观赏性

还是字斟句酌

但是久了就成了一种习惯

就像悉心灌溉的自留地

总是不忍心看它荒芜

再或者内心还是有得到肯定和关注的小期待

这也便成了继续的动力

以及记忆的珍藏

 

如此罗列

不过是想说明

所谓情调所谓风雅

其实也就是附庸出来的

就像去看哥本哈根的时候导演说的

话剧就是需要多看的

看多了自然就知道怎么鉴赏了

也就喜欢上了

 

之前一直排斥别人把我归类我小资

觉得那就是故作姿态的清高

也否定自己是文艺青年

不喜欢这个名词里面的调侃意味

后来渐渐发现

无意的尝试和有意的附庸之后

自己客观上还是符合这些标签的

那就随便吧

怎么喜欢怎么来咯

反正也不是什么很丢人的事情

 

谁不是从菜鸟开始的呢

附庸着附庸着

也就风雅起来了

 

只是不要邯郸学步便好了吧

<< Sense, or Sensib... / 又见烟火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Blueforest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